当前位置 : 主页 > 游戏下载 >

暧昧的看一眼恭敬的问道:“雷总需要替您单独定间总统套房吗

  一个化着烟熏妆,穿着红色紧身裙的爆炸头从打的车上下来,气喘嘘嘘的跑到雷霆厉面前,“您好,雷总,很高兴为你服务。”

  果然,他听到雷霆厉带着戏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李浩,你觉得还有留在我身边得必要吗?”

  李浩看雷总被气的不轻,低着头,面如死灰,“对不起雷总,是我没有事先准备好,以后我一定备着符合您要求得女性,绝对不会再犯这种低级得错误。”

  池语默本来要上公交车的,看到脖子上挂的项链,这些贵重的首饰还是还了比较安心,她又返回来。

  “喂,我差,你骂他有用吗?有这时间,还不如重新去找个。”池语默走过来,把项链和耳环丢给李浩。

  “十五分钟到。”雷霆厉挂上了电话,看了看身边的爆炸头,又看了看池语默的背影。

  “拜托了,你要是不去,我肯定就完蛋了,要不这样,我认识很多公司的大老板,雷氏的供应商也有很多,我是雷总身边的红人,他们很多要巴结我,我到时候给你介绍生意,他们肯定不敢拒绝的。”李浩谈判道。

  “肯定的姑奶奶,前提是,我要呆在雷总身边啊,你一会不要忤逆雷总了,他今天头疼的,所以心情和脾气都不好。你别得罪他,拜托了。”

  “行,你这么帮我,我好好表现,改天我发达了,一定不会忘记你的知遇之恩。”池语默拍了下李浩的肩膀。

  但是以她这种资质,他随随便便给她介绍几个有钱人,只要他们眼睛不瞎,她肯定会被看上的,“你肯定会发达。”

  “喂,雷总。”池语默探过脑袋靠近他,“我很会按摩的,我妈妈经常头疼,都是我按好的。”

  “本来要疼一晚上的,我按后,十五分钟就好了,我小时候跟着一个老中医学过。”

  雷霆厉睁开眼睛,锋锐的看着她,“我给你十五分钟时间,要是按后还头疼,怎么办?。”

  “我如果十五分钟内还按不好你,随你怎么办?”池语默自信的说道,要帮他按,才伸手,雷霆厉嫌弃的打开她的手。“洗手没?”

  “呵。”池语默忍住翻白眼的冲动,“我不嫌弃你头发脏,你还嫌弃我手脏?看着。”

  他看着她擦手的动作,身体的某些部位有些紧绷,这不是他擅长控制的情绪,眼中有道异样,别过脸。

  雷总有很严重的洁癖,发型设计都是有专人打理,和女人握手后,他必须要擦手,居然,能让她碰他头?

  池语默看他没有什么反应,给他梳理了五分钟,拇指按住神庭穴和上星穴,按了五分钟,移到他的太阳穴,“还疼吗?”

  怪不得,他脾气那么不好,他的手下还心甘情愿的跟着他,并且战战兢兢地怕开除,他,够大方!

  “里面是雷总的兄弟聚会,我还没有资格,不过我会在车上随时待命。”李浩解释道。

  经理也进来,暧昧的看了池语默一眼,恭敬的问道:“雷总,三少他们已经到了,需要替您单独定间总统套房吗?”

  雷霆厉先走进去。她跟在了后面,还没有看清楚里面的人,就听见女生的尖叫声,震耳欲聋,她掏了掏耳朵,就看一群人兴奋着。

  他坐到了沙发上,优雅的端起了红酒杯,闲然自得,事不关己一样抿了一口红酒。

  怪不得这家伙帅的都人神共愤了,他老婆还找其他男人,他情商是迷路了吧,所以,在他身上几乎看不见。

  “美女,雷总一般一次几分钟?十几分钟,还是二十几分钟?”短头发女孩暧昧的问道。

  当顺着痕迹,也是顺着泰尔胡奈城边走了很长的一段之后,高扬他们跟着的痕迹,距离泰尔胡奈城郊已经很近了,大约也就是七八百米,这时高扬再次停了下来,指着城郊的一片建筑道:“车队从这里再次拐了个弯,如果没有错的话,他们应该到那片建筑里了。”

  高扬指的一片建筑与城市主体稍微有些距离,是一小片相对独立的建筑群,高扬和李金方趴在了地上,向着建筑群看了看,没有发现有活动的人影,但是当高扬把热成像瞄准镜对准了那片建筑之后,却是吓了一跳,在屋顶和建筑之间的角落里,至少有三四十个红色的人影一动不动。

  高扬把枪递给了李金方,低声道:“你看看,我觉得没错了,肯定就是这里,光看到的暗哨就有三十多个,看不到的肯定更多。”

  李金方用高扬的枪瞄看了看之后,沉声道:“应该就是这里,不过这里守得很严密啊,光我们几个人可不行。”

  思忖了片刻之后,高扬道:“往后退一段,我有办法,现在就是看住这里,只要他们不动就行。”

  两个人向后退却了几百米之后,高扬用对讲机通知了崔勃他们,然后再次给摩根打了个电话。

  当电话打通之后,高扬直接道:“我现在基本可以确认阿卜杜勒在泰尔胡奈,虽然没有十足的把握,但我想试着武力营救他,你现在能做什么?或者说你可以调动多少人?”

  “坏消息,我已经通知了那些该死的反对派,我找了三个和我有合作关系的派别,他们都在的黎波里,但没有一个人肯答应帮忙营救阿卜杜勒,他们说着要把卡扎菲和哈米斯从的黎波里找出来,可这些混蛋只是想在的黎波里站住一块地盘而已,没人肯在这个关键的时候分兵的,真该死,我没有别的办法了,我正在试图联系雇佣兵,如果短时间找不到佣兵团肯干这事儿,我会让我的人亲自去干!高,帮帮我,请务必掌握哈米斯的动向。”

  摩根的话打破了高扬的幻象,高扬沉默了片刻之后,叹了口气道:“虽然那些反对派没有什么大用场,但我还是希望有很多炮灰可用,可惜现在看来,我们连炮灰也没有了。”

  摩根急躁的道:“真该死,真是该死,我都不敢想象我竟然和一帮自私的白痴合作,可我们只能靠自己了,高,我请求你务必想办法跟住哈米斯,现在只有你能帮阿卜杜勒了。”

  “阿卜杜勒也是我的朋友,不必说这些,我会想办法的,我觉得现在事情已经不能再拖延了,哈米斯随时都有可能会转移,而阿卜杜勒也随时可能被哈米斯下令给毙了,我打算今晚就把阿卜杜勒救出来,或许我可以试试想想办法,好吧,让我打几个电话,保持联络,有消息我会通知你的。”

  挂断了摩根的电话之后,高扬沉思了片刻,然后用卫星电话拨通了一个电话号码,他一直在祈祷电话有人接听,当电话终于被接通之后,高扬紧张的道:“”嗨,绿曼巴,我是公羊。”

  绿曼巴的声音听起来很是惊讶,不过也很是开心,在电话里大声的道:“嗨,伙计,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来了,要知道我正要睡个难得的安稳觉呢,我可是经历了好几天激烈的战斗才终于有张床可以睡了。”

  “当然了,都告诉你我经历了激烈的战斗,伙计,我在的黎波里呢,我可是从头到尾参加了攻打的黎波里的战斗,你呢?你在哪里伙计?”

  高扬兴奋的道:“太棒了,我在的黎波里附近,听我说伙计,你有兴趣赚一笔外快吗?就是说你有兴趣参加一场可能会很惨烈,但也可能会有超级丰厚战利品的战斗吗?”

  绿曼巴的声音一下子就急切了起来,急声道:“你说的是战利品而不是佣金?当然了伙计,战利品可是不用给公司的那帮吸血鬼抽成的,我当然有兴趣了,说来听听。”

  高扬压低了声音道:“知道吗,我现在正在追踪哈米斯,我可以确认我追踪的是他。”

  高扬话还没说完,绿曼巴就兴奋的道:“伙计,给哈米斯开出的悬赏有五百万呢,不过是反对派提供的悬赏,可不是一定能拿的到。”

  “听我说,现在我的汽车后备箱里,放着十二块金砖,而我是从一个来不及逃走的军官的车里发现的,你觉得,哈米斯带着的一个车队里会不会有黄金呢?还有,哈米斯现在藏身的地方离我只有一公里,我确保他就在那里,现在跟我说,你有没有兴趣试图攻打下他的藏身处,然后试着把他的黄金攫为己有呢?”

  “法克,伙计,不要再跟任何其他人提起这件事,告诉我你的位置,我会带着我全部的人马立刻赶过去,伙计,我懂规矩,等我们发现了黄金之后,我们按照缴获的多少再决定怎么分配黄金,但你提供消息的额外那份绝对不会少,而且保证让你满意,怎么样?”

  “当然可以,只是你有多少人?据我所知,哈米斯身边有不少于一百人的护卫,而且他现在可能新添了更多的护卫,我不确定几十个人能否搞定这件事,我其实是想让你再多叫些人的。”

  “告诉你,现在我的手头上有二百一十六个人,而且我们有攻坚的装备,我敢保证能拿下任何坚固的要塞,法克,为了黄金,我们能强攻马奇诺防线,兄弟,不能再让更多的人分我们的黄金了,现在告诉我地点,我马上带人赶过去!”

  告诉了绿曼巴他们的发现,还有越野车停放位置的坐标之后,高扬想了想,道:“金方,你觉得再加上二百多人够了吗?”

  李金方想了想之后,道:“应该是够了,但是咱们没有更详细的情报,不知道哈米斯藏身的地方是坚固的堡垒还是普通的民宅,也不知道哈米斯手上到底有多少兵力,还有,我们也不知道绿曼巴这次带的人战斗力如何,总的来说,不是很保险。”

  高扬想了想,点了点头,道:“你说的没错,我也觉得不是很保险,让我再打个电话。”

  高扬又拨打了乌里杨科的电话,而乌里杨科二十四小时从不关机的卫星电话立刻就接通了,等乌里杨科接通电话之后,高扬立刻道:“嗨,我是公羊,你说你能提供任何装备,那么你手头上有装甲车吗?不,等等,等等,让我再想想,嗯,你现在手头上有坦克吗?”

  开枪之后,高扬以最快的速度推弹上膛,然后眼睛不离瞄准镜,既然已经开枪了,那就没有其他的选择,只能牢牢的封锁住通往屋顶的楼梯口。

  “好枪,不过时机选择的不是太好,你该等他完全道楼定上之后再开枪,而且你该选择打胸口的,确保命中比确保毙命更重要。”

  “明白了,其实我是太紧张了,根本没有多想就下意识的开枪了,现在该怎么办,先生。”

  费多尔举起了望远镜,不紧不慢的道:“记住,在战场上,冷静是你的朋友,冲动和紧张会让你送命,不想死,就不要怕死,情况越糟糕,你就要越冷静,现在既然敌人不知道你的真实意图,所以事情没有你想像的那么糟糕,唔,二楼的窗户上有个白痴在观察,四点钟位置,干掉他。”

  高扬不假思索的调转了枪口,看到了在二楼的窗口有一个人,用手里拿着一把**挑开了窗帘,站在窗户靠里一些的位置,嘴边放着一个对讲机,正在向他这个方向张望。

  发现目标之后,高扬立刻开枪了,他这次牢记费多尔的话,一发命中,子弹击中了窗口那个人的胸口。

  “确认击毙,非常好,这个距离上胸口中枪绝对死定了,他们没有狙击手,也没有炮火支援,你现在是他们生命的主宰,你就是死神。”

  高扬很喜欢这种一切尽在掌握的感觉,他可以尽情收割敌人的生命,而敌人却完全无可奈何,这让高扬真的生出了一种他就是死神的感觉。

  “先生,现在他们不肯出来了,怎么办?我觉得不能这样一直耗下去,天黑了之后,我就彻底没有办法了。”

  费多尔轻轻一笑,道:“你得学会观察,年轻人,想想看,这里刚刚多了十一具尸体,那些民兵,或者叫抵抗组织,随便什么人吧,他们不会就这么放弃的,等他们再次进攻的时候,就是你的机会。”

  高扬觉得费多尔说的很有道理,于是他专心的瞄准了楼梯口,不再多想没用的事,而费多尔则继续用望远镜观察情况和搜寻目标,出sè的担任一个观察员的角sè。

  在沉默里等了没有多长时间,从街边的一个个角落里,又冒出了一些人,费多尔观察了一下后,沉声道:“做好准备,我想新一轮的自杀式冲锋又要开始了,你在确保阁楼安全的同时,要兼顾着窗口的情况,能让那些雇佣军主动撤离是最好的结果。”

  高扬和费多尔都做好了准备,可是等了好久,也没见那些本地人发起冲锋,正在高扬觉得这些人是不是打算聚起更多人才会攻击的时候,却突然听到枪声大作。

  费多尔向后看了一眼后,被气得破口大骂,“法克,法克,这些白痴,这些狗娘养的白痴,这是打仗吗?这是什么?这是在干什么?这他妈不是战争,这是狗屎。”

  高扬不知道是什么把费多尔气成了这样,高扬迅速的扭头看了一样,看到的东西让他只想和费多尔一起破口大骂。

  放眼望去,高扬所在的街道上一个个巷口上都有三两个人,此时正在举着枪向街角的饭店扫shè,可问题是这些人远的距离饭店有七八百米,近的也有三四百米,这么远的距离上,用k47来扫shè,他们能打倒饭店的外墙就算不错了。

  其实那些人手里的武器也不只是k47,高扬还看到了有至少两挺机枪,可是有机枪也得会用才行啊,也不知道这些人都是从电影里学的作战还是怎么着,以极其威猛的姿势,把机枪搂在怀里疯狂的扫shè,等子弹打完后,就退回巷子里,然后换上一个弹链,再站出来一口气吧子弹打完。

  高扬特别想大喊一声告诉那些人,你用机枪的话好赖用卧姿行不行,好歹瞄一下行不行。

  高扬和费多尔无语无语的把位置往里挪了挪,因为横飞的子弹一直打在矮墙上,把矮墙打的砖块水泥横飞,为了不被流弹击中,高扬他们只能挪位置了。

  漫无目的的乱shè,对饭店里的雇佣军起不到任何作用,就连威慑都谈不上,高扬觉得他要是在饭店里的雇佣军,遇到这样的对手只会信心大增。

  费多尔满是无奈的叹了口气,摇头道:“算了吧,这些白痴指望不上了,真是见鬼,这算什么战争,用枪声来吓死敌人吗。”

  高扬觉得这仗没法打了,一大帮屁都不懂的平民只会朝着空气开枪,躲在饭店里的雇佣兵就是龟宿不出,连还击都不肯,两帮人就这么看似激烈,实则相安无事的和平共处。

  高扬扭头看去,却见鲍勃不知什么时候上了屋顶,正在向他跑来,高扬做了个手势,低声叫道:“趴下,趴下。”

  鲍勃猫着腰跑到了高扬身前,递出了电话,示意让高扬来接,高扬看了费多尔一眼,见费多尔也示意让他接电话后,高扬拿起了电话,深吸了一口气之后,低声道:“死兔子,是你吗?”

  高扬听到电话里传来一声惊呼,“扬哥?我次奥,你不是死了吗?我次奥,真的是你啊我次奥杨哥你没死啊,我就次奥了,你不是摔飞机了吗,我一直以为你死了,我次奥!”

  高扬无奈的打断了崔勃的话,低吼道:“你次奥个屁啊,会不会说点人话,老子没死,活的好好地,你丫再废话先死的就是你了,老子就在马力克的店铺屋顶上瞄着你的楼梯口呢,毛瑟98K,我这里情况就这样,说你哪儿的情况。”

  “杨哥我真以为你死了呢,我靠你没死太好了,哦,说情况,我不太清楚一共有几个人,我看见了有两白四黑,其中两个应该是童军,没看见重武器,基本全是k47,不过好像有一把FL,这些人冲进店里后见人就杀,不留活口,不是什么善茬,现在店里就我一个活口了,杨哥,你竟然没死,还让咱哥们在这儿遇到了,我靠了,真他娘老天有眼啊。”

  高扬能听出来崔勃的激动,这不奇怪,说实话高扬现在也很激动,不过高扬还有更重要的事儿要做,现在还不是因为老友重逢而高兴的时候,一个弄不好,他见到的可就是崔勃的尸体了。

  “行了,少说点废话吧你,跟你说,我打死了两个人了,一黑一白,白的貌似是指挥官,我有把握封锁住你那儿的楼梯口,不过到天黑可就没招了,你熟悉情况,有没有什么办法逃走?”

  “这饭店是新盖的,不像你那儿房子都是连着的,也没办法到邻居家,我要想跑,就只能跳楼了。”

  高扬当然知道崔勃所处房子是单独的一栋建筑,他想知道的是崔勃有没有办法能下了楼,比方说用根绳子索降之类的。

  “没,什么都没,我要是有绳子我早用上了,我这里就是一些破烂和工具,没一样能用上的,不过我倒是有把锤子能砸人脑袋。”

  高扬还想和崔勃多说几句,可在这时,费多尔却是急声道:“危险,第二目标点,狙击手!”

  高扬立刻丢掉了拿在左手的电话,就是在说话的时候,他的右手一直没离开过扳机,眼睛也没离开过瞄准镜,听到费多尔示jǐng之后,在放下电话的同时,高扬已经把枪口对准了第二目标点,也就是饭店街对面的哪栋建筑的一个窗口,那里最适合被狙击手利用。

  高扬瞄准了那个窗口,从瞄准镜里看到一个枪口对准了他,高扬不假思索立刻开了一枪,就在他开枪的同时,也从瞄准镜里看到了对方枪口冒出的火光,那一瞬间,高扬以为自己死定了。

  费多尔大叫了一声,高扬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没有中弹,急忙缩到了矮墙下,手忙脚乱的重新装弹时,一发子弹擦着他头顶上的砖墙飞了过去,打出了一道凹痕,如果他没有缩头的话,这发子弹已经要了他的命了。

  鲍勃一直在地上趴着,而费多尔也及时缩了回来,冲着高扬急声道:“换位置,我们被发现了。”

  不用费多尔说,高扬也知道必须得换位置了,刚才他和对方的狙击手都是仓促开的枪,双方都没有命中,不过很明显对方用的半自动的狙击**,shè击速度要比他快的多,凭借着狙击**的优势,敌方的狙击手现在已经压制住了他。

  旋转后拉式的狙击**就是这点不好,shè速太慢,远距离还好说,要是近距离的话基本没有补shè一枪的可能xìng,现在如果高扬要再次露头并瞄准的话,所需的时间已经足够让对方干掉他了。

  高扬抓起了电话,和费多尔向砖墙的一侧爬行了三米的距离,屋顶没有多大,如果完全到另外一个角落的话,不是最好的选择,那里会被重点照顾。

  转移位置之后,高扬重新拿起电话,低声道:“我被一个狙击手盯上了,就在你对面那栋房子二楼的窗口,我被完全压制住了,现在不敢露头,你得小心点儿,你那里没准儿现在就已经有人到楼顶上了。”

  电话里传来了兔子急促的声音,“我已经听到脚步声了,有人正在上来,杨哥,记得电影兵临城下里看到过的吧?咱们用过的战术,我出去吸引注意力,然后你来搞定,倒数321我就出去,你隔一秒再shè击,现在开始,三。”

  高扬知道崔勃要干什么,他们玩rgm的时候经常这么干,如果对手还剩下一个人,,或是隐蔽的很好,或是压制住了他们无法将其击毙,那么就有一个人冲出去吸引火力,由另外一个将其干掉,这么做的成功率挺高的,基本上每次都能得手,但同时,出去吸引火力的那个一多半的机率也活不下来了,当然,原来那是游戏,就算被击毙也只是疼一下然后下场而已,可现在,出去吸引火力的那个,要用到的可就是自己的生命了。

  默念了一声一,又稍稍等了片刻后,高扬立刻闪身出现,将枪口对准了印象中窗口的位置

  看到高扬拿起了一把1911,摩西面无表情的道:“如果你的选择是1911,你可以用我的枪,跟鲍勃一样,我也喜欢定制枪,尤其是可靠地定制枪。”

  摩西撩开衣服,从腋下枪套里拿出了一把枪,倒转过来将枪柄递向高扬,面无表情的道:“等等我再给你个快挂枪套,还有,听说你擅长使用霰弹枪?我也很擅长霰弹枪,我想我们可以来场比赛,所以不要死,在我没有还清你的人情之前。”

  高扬接过了摩西的**,他看了一眼,没发现摩西的枪和那把有什么区别,但他知道摩西既然说了他的枪更好,那就一定更好。

  得知自己也有份,崔勃二线就背在了身上,然后又拿起了一把p226**,乐滋滋的道:“从来没打过**,我还是自觉一点用这个吧,后坐力小了好控制,杨哥,知道你背不动,我替你多拿一把M4怎么样?”

  高扬拿起了一把霰弹枪,微笑道:“我有它就够了,jǐng告你别拿太多,免得到时候不好行动。”

  高扬拿的霰弹枪的型号是雷明顿870泵动式霰弹枪,这枪可以算是霰弹枪里最常见的型号了,尤其是老美的军队和jǐng察用的霰弹枪,基本上采用的都是这款,弹容量7发,再加上枪膛里一发八发子弹基本上可以应付所有的局面,因为用到霰弹枪的时候,必然是近距离甚至超近距离,如果八发子弹都解决不了敌人,那只能说明敌人太多,换把加特林机枪在手也得死了。

  高扬和崔勃在武装自己,而格罗廖夫却拄着他的机枪,就站在那里只是看着,摩西看了他一眼道:“你不打算选个副武器吗?”

  格罗廖夫摇了摇头,道:“不了,我宁可多拿一个弹鼓,我不喜欢M4,而且我也不擅长**,再说当我需要用到**的时候,我肯定已经死了。”

  摩西没有再多说,只是自顾自的走到了一边,从靠近驾驶舱的一个柜子里,拿出了好多东西,然后走过来丢到了高扬的面前,道:“三件件防弹衣,很轻,不到三公斤,但达到了美国的LSS三级标准,可以挡住任何**子弹,顺便多说一句,这是华夏货,世界上最好最便宜的防弹衣,哦,另外还有两件作战背心,还有两个三D包,快拔**套,你们肯定用得上。”

  摩西拿来的这些东西虽然不是武器,但对于高扬来说比武器的重要xìng也不遑多让,一大堆东西挂在身上晃里晃荡的很不爽,有了这些东西,行动要方便的多了,而且更重要的是安全又多了一份保障。

  高扬和崔勃把防弹背心套在了身上,在防弹背心外面再套上作战背心,然后把推上的快拔枪套牢牢的绑好,就连格罗廖夫也把身上的东西都卸下来之后,给自己套了一件防弹背心,能安全一些总是好的,就算身上多了几公斤的重量也是值得。

  给自己穿戴好了之后,高扬和崔勃开始往身上装东西,把弹匣都放在合适的位置,有了作战背心,弹匣的取放都方便了很多。

  在高扬和崔勃忙着的时候,其他人也没有闲着,鲍勃给他把M1的十个弹匣都装满了子弹,其中五个弹匣是手装弹,其余的五个是jīng选弹,十个弹匣加起来就是足足二百发子弹,如果高扬只是用来jīng确shè击的话,足够他打上一场持久战了。

  鲍勃那里还有很多M1的子弹,但高扬没有多拿,十个二十发的弹匣已经足够他用了,高扬怕会遇到近战,特意多拿了一些霰弹,足足六十发个头超大的00号鹿弹,还好鹿弹倒不是很重,只不过是很占地方罢了。

  除了霰弹,高扬又拿了四个**弹匣,加上枪里的弹匣,一共就是三十五发**弹,全都选的是开花弹。

  高扬觉得不大可能会遇到穿着防弹衣的对手,所以停止作用更好的开花弹,就成了他的第一选择,不过**子弹高扬也没有多拿,他的想法和格罗廖夫一样,要是需要**自卫的话,也用不了多少子弹,需要大量子弹才能解决敌人的话,那他肯定死了。

  摩根对于电子设备好像非常在行,他把高扬枪上的夜视瞄准镜换了电池,免得需要用的时候没了电,另外还有高扬捡来的那个头盔式的微光夜视仪也给换了电池,如果要夜战的话,这都能派上大用场。

  高扬拿枪拿子弹的时候,还会考虑自己是否需要那么多,而崔勃拿的时候,只要能装的下那就使劲装,丝毫不考虑重量的问题,M4的弹匣装了二十个,光这些弹匣基本上就把一个三D包占了一半的空间,还有**弹匣,崔勃不管是什么子弹,把摩西他们的存货一扫而空,同样是二十个弹匣塞进了包里,然后崔勃看了看觉得三D包里还有点空间,又把两包5.56毫米的子弹拆散了扔进背包里填缝,另外还有雷明顿M700的百十来发7.62毫米的nto弹单独放如包内的隔层里,现在崔勃身上不论枪的重量,光是子弹和弹匣就有二十公斤。

  以崔勃的体格来说,人家有资格这么装东西,反正再多也背的动,也幸好摩西他们用的背包都是顶级的好货,要不然还不一定能经受住这个分量。

  等高扬把东西收拾的差不多了,全身上下挂的满满当当之后,却总觉得缺了点什么,他仔细想了想,然后一拍脑袋,让鲍勃把他从飞机失事时就一直带在身上的猎刀拿了出来,现在他的刀已经有鞘了,虽然是一个粗制滥造的皮鞘,却也能很稳妥的挂在身上。

  说起来很繁琐,但高扬他们一共也没用了十分钟,就把自己全副武装了起来,觉得再也没有了遗漏之后,高扬正要离开的时候,摩根却再次叫住了他。

  长叹了一声之后,摩根拿着他的卫星电话和充电器,放在了高扬的手里,沉声道:“我不光欠你的人情,而且还欠你钱呢,或许你是我这辈子最想能看到的债主了,记住,我等着你的电话,同时欢迎你来跟我讨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