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主页 > 相册 >

点道为止》开启头部IP全球孵化之路:IP买方的道与术|EW问答实录

  2018年1月31日,歆霖影业携手咪咕数媒、纵横文学和企鹅影视四方在上海联合宣布,正式启动梦入神机网文新作《点道为止》IP全平台孵化及数字版权上线。

  在这一连串平台方的簇拥下,歆霖影业的名字之于外界,可能还略为陌生。成立不过一年多时间的歆霖影业,在此之前较为低调,这也是歆霖影业首次站到台前发布自己的项目。

  作为Tang Media Partners在中国的战略伙伴,歆霖影业当下给自身的定位:是专注于优质影视内容的研发与制作,同时与TMP旗下的Global Road Entertainment紧密合作,整合中外影视资源与资本,以双向发行的模式,服务于全球观众。

  而谈到Tang Media Partners(TMP),主要创始股东是曾任贝尔斯登公司全球副董事长的美籍华人唐伟,共同创始人包括腾讯公司和知名投资人沈南鹏,其他主要股东还包括光大控股、华人文化控股、华谊兄弟以及歌斐资产等。

  在中国电影、影视内容进击全球市场、深入好莱坞腹地的越洋之旅中,TMP在好莱坞深厚的资源基础和运作能力,以及在国内基于本土团队的布局,已让与TMP的合作,成为海外公司“走进来”,国内公司“走出去”的必选项。

  与Tang Media Partners的紧密关系,也决定了歆霖影业在内容选择上,必然带着强烈的双向运作思维。在小说还未上线之际就签下了《点道为止》的全版权后,不过才一个月,歆霖影业就已经快速地在国内与国外的同步展开运作。

  国内方面,随着小说在31日上线连载发表,企鹅影视和歆霖影业对《点道为止》包括影视、游戏、动漫和周边等在内的全平台孵化也随即启动。第一季面向国内观众的电视剧,将由双方共同开发规划,现在已经进入剧本阶段,本着高举高打的策略,腾讯会把它作为年度头部剧的量级来做,再加上后续系列剧集和电影,围绕整个《点道为止》的投入,将至少不会低于6个亿,旨在将《点道为止》孵化成为头部IP。

  国外方面,歆霖影业已完成了对美国合作伙伴的提案,有望让《点道为止》,这样一部极具中国功夫元素的作品,在未来由海外团队操刀制作,实现海外版权开发的同步落地。

  这样的速度和举措的背后,其实不仅仅有原先所积累的资源实力,更多地还有歆霖影业自身对于IP开发的理解。

  在《点道为止》正式上线的发布会前,东西文娱和歆霖影业的董事长兼CEO金仲波有了一场深度对话。在这场对话中,金仲波详尽谈了如何拿下《点道为止》的过程,后续和腾讯等合作伙伴的开发规划,海外相关合作的探索进展,以及歆霖未来发展愿景中,对整个电视剧市场竞争格局的看法。

  总体而言,金仲波认为,尽管格局已经呈现出两头小,中间大的态势,但电视剧市场对优质内容影视剧的需求依然有很大的空间。而IP市场虽然存在很多不理性,但优质的IP仍然是影视公司可以发力的方向。

  只不过,在抢夺优质的IP过程中,IP的开发能力、资源整合的能力、以及团队对内容的理解能力,将会显得越来越重要。另外,在“走出去”这一似乎可见的行业红利空间上,当下的某些作法有待商榷,文化鸿沟和共鸣,依旧是内容的痛点,单纯地进行内容版本的复制与发行,并不能完全发挥一个好内容国内与海外的协同价值。

  在创立歆霖影业前,金仲波曾任上海文广集团副总裁、TVB中国CEO,在内容制作方面,有着非常丰富的从业经历,也运作很多出彩的项目,对行业的种种起伏,也算是颇有历练,但在提到《点道为止》时,我们发现,金仲波仍然有着孩童样的兴奋,他反复提及《点道为止》的对标将是一个格斗武术版的灌篮高手,并用“燃”、“动感”、“竞技”等来形容对《点道为止》的感觉。

  而在孩童般兴奋的背后,金仲波还有一些再踏上一个新征程的激情和无畏。在歆霖的规划中,《点道为止》这样一个完整的、全新的IP,意味着全新的探索空间。

  金仲波和他的团队想要做的,是探索一种此前IP开发从未有过的模式,即提前实现编剧等相关开发团队入驻,与原著作者一起,从基本的素材和内容构想出发,一起构建IP的故事体系、丰富 IP的世界观,并在整个过程中,通过与读者互动的方式,边做边修正,在基于受众反馈的基础上,完成IP源头的孵化。另外,在走海外落地的过程中,也希望可以尝试采用海外版权和资本前置的方式,基于各自本土的制作流程,同步制作面向各自区域受众的内容。

  “这将是与众不同的打法,但也是我们从成立之初就很明确的打法。”金仲波寥寥数语间,歆霖的道与术也由此凸显。

  金:歆霖16年年底才成立,整个17年都是筹备阶段,一直在物色好的IP。挑这个作品,首先主要是因为它的选题角度非常独特。

  市场上现在充斥着玄幻类的作品,我觉得这不是一个正常的现象,这么多年其实是缺一部所谓的新武侠、或者跟功夫、国术、格斗有关联的小说作品,我觉得神机的这个IP是填补了这个空缺。当然,神机一直是个以国术流著称的写手,是国术流的开山鼻祖,只不过可能前些年他随着市场可能也写流行的玄幻类小说,反而把自己本源的东西丢掉了,失去了他的优势,这次他是要重新写回国术流。

  同时,这次的《点道为止》,在构思上的整个故事框架对年轻人也很有激励作用,讲的是一个孩子在学武术的过程中成长、悟道的一个过程,这本身就充满正能量,我本人也很喜欢。从监管层和文化兴国的角度,广电总局也会对这种题材感兴趣,因为能给年轻人正能量。

  当然,选中这个IP也是很多偶然因素的。毕竟,现在已经成名的IP在市场上被高度热捧,真正好的IP很难买到,或者想砸钱也找不到。所以,我们一直在关注圈内一些大神级的作者以及他们的新的作品。我是很偶然的机会听说了“梦入神机”会出这个IP。一开始并不清楚这个IP的具体内容,是通过圈内的朋友打听才了解。

  我的感觉是,这是一个非常独特的品类,而且在这个品类当中别人比不过他,而且前些年在玄幻方面的经历让他失去了自己的核心竞争力,所以他想再写一部国术流的作品来证明他在这个领域的地位和能力。他自身的动力是很强的。

  我后来是通过朋友介绍直接去了杭州拜访他。其实,当时竞争很激烈,等这个IP的有好几家,BAT几乎都去了,也跟他聊的非常深入,大家都觉得这是好东西。歆霖呢,当时也是处于起步阶段,是等到很晚才和他见面的,但我们一见如故。我讲了我对他的这部作品的理解,以及我们有哪些资源可以帮他把国术流的内容往东西方推,这样不仅在国内,在国外也能有机会让更多的人了解他、喜欢他。他也非常兴奋,所以基本上就这一次的时间就把合作敲定下来了。

  在作品的理解上,我自己给《点道为止》的定位是做成一个格斗武术版的灌篮高手,把年青人内心关于这个运动品类的热情展示出来。我跟他提这个定位的时候,他也是很喜欢的。甚至他想在角色的设置上再多加几个角色,他想把这部作品变成Marvel一样的东西。比如在这一部里可能A是主角,BCD是配角;再换一部写的时候,可能B是主角,ACD是配角。他觉得这样更接近我提的灌篮高手的格局,因为灌篮高手是关于篮球的,而篮球是一个团队运动。他原本设置的角色是一个人,根据我的定位,他说可以加更多的角色。我觉得这是一个好事,能为他未来几部的创作奠定一个很好的基础。

  整个沟通后来是很顺利的,第二次再去杭州时,基本确定合作意向,很快就签署了合约。

  金:我们内部有过一个绿灯会,我们做了一个完备的对于这个IP的评估、对神机过往作品的回顾、这个IP未来的变现模式和盈利前景,做了很详细的分析。

  其实这个IP的价格,或者说整个中国市场目前的IP的价格,都挺难让美国的同事一下子理解的,但在绿灯会上,我们大概只花了15分钟时间就基本上敲定下来了,觉得这个事值得去做。

  后续也证明我们是对的,后来我们跟腾讯沟通也是一拍即合,大家觉得这是一个顶尖的东西,他们也关注过,但因为他们关注的东西太多了,没有把这个IP挑出来,我们把卖点提炼完了之后告诉他们,他们觉得可以,双方一拍即合。

  EW:实际上,梦入神机有其他很多更为成熟的作品,歆霖影业这次大胆买入梦入神机还没有上线的IP作品,除了欣赏品类题材、作家本人,是否也有比如版权体系方面的考量?在版权开发上会怎么做?

  金:的确,从版权体系来讲,他之前的作品帮不到我们,因为那些作品的版权都不在我们手上。

  纵横签了他的电子书,实体书和音频版权卖给了咪咕,剩下所有版权打包是歆霖签掉的。在结构上,歆霖和咪咕都是领权方,只是咪咕是大圆饼的一小个扇形,整个大扇形是我们的,两个领权方拼起来是整个版权,7年期的版权。其实,音频版权我们也有代理权,就是我也可以去卖音频版权,但是代理费用要和咪咕分。但原则上咪咕比我们更专业,所以他们去卖更好。

  这样的版权体系,主要的考虑是在未来的开发过程当中,如何让影、视、游、漫以及衍生品形成一个完整的产业链,互相之间对这个IP形成一个促进的循环作用。我们和腾讯视频已经谈完,腾讯视频会参与到我们这个版权当中来,成为我们的版权股东,然后共同开发整体版权。腾讯在游戏、动漫方面有自己独特的优势。也有自己的平台,有腾讯影业,所以这个版权整个系列的各个角度的开发腾讯都会参与。

  我们和腾讯的共识还是游戏、动漫和电视剧的开发,这些部分我们已经和腾讯完全达成协议。电影没有明确,因为电影存在巨大的风险,现在没有太多的IP的流量基础的话,冒然做电影就是旱地拔葱,有点困难。

  目前比较明确的,就是第一季度共同投资,先做网台联动的剧。我认为这个题材是不受限制的,本身可以作为竞技类体育的一个项目来做宣推,定位上也是竞技类体育项目,因为它是格斗竞技类的灌篮高手。这很符合腾讯平台的年轻用户的定位,比较燃,充满正气,又有动感。

  当然了,第一期是我们共同开发,后续游戏、动漫方面是腾讯自己来做,还是我们找一个共同的合作伙伴来做,还在考虑。动漫方面,原则上会我们自己开发,腾讯也希望有很多正能量的国漫题材出现。

  EW:基于《点道为止》到现在还没有写完,以及刚才提及的规划,是否可以理解歆霖其实也是在孵化IP?

  金:对,我们与神机的合作是非常深入的。我第二次去找他的时候编剧顾问就介入了。编剧顾问是连三月,也是一个网络小说作家,是中国最早的网络小说平台的编辑。当年盛大文学刚刚起步时,就经手过天下霸唱、南派三叔等人的作品。他很清楚网络小说的读者和最终要变成影视剧受众的他们对于这些内容是什么需求、他们喜欢看什么、如何跟受众之间建立一个很好的关联。

  所以我们在和神机聊的过程中,我们的编剧顾问给了他很多建议,这些建议是我们针对未来把这个IP做全产业链开发的过程所提的一些要求,希望他写出来的内容能成为更适合做成这么一台子菜的好原料,他也接受。现在我们能看到的,他大概储备了将近20万字,因为要开始更新了,要有这样一个基础。

  这个20万字在过去的三个月当中经过了无数的修改,推翻、否定了好多次,我们的编剧顾问也给他提建议,所以现在储备的20万字是千锤百炼留下的20万字,后续的内容也是就着这个20万字继续往下写。神机是有自己很独特的想法,我们给他的建议他也都接受和采纳,我们对内容是有自信的。

  同时,之前提到我们会和腾讯合作。在规划里,电视剧第一季的开发是和上线同步开始的,这是一种没有先例的做法。通常都是小说上线,变成一个成熟的IP,有固定的粉丝,知名度提高到一定程度后,买家把小说版权买下来,然后再做开发。而现在我们只有一个20万字的存稿,有神机对整个故事的概念性的规划,在这种前提下,编剧提前介入是有必要的,我们的编剧团队进驻后,我们和他共同讨论,一边开更--更新他的小说,一边就把前40集的开发做起来了。

  当然,这种同步介入是以前的作品当中从未有过的,我们想尝试这样的做法,一方面,以此来看受众对于神机上线的小说有哪些反馈、里面哪些元素是能够打动大家的、哪些是大家不在意的。另外,也是出于影视化同步运作的考虑。

  其实在网文影视化的过程中,从网文的读者到剧的观众,这个过程中存在转换率问题。比如很多作品在网文领域非常出名,但在改编后变成剧的时候很多粉丝流失或批评这部剧。这个问题以前一直困扰大家,我们现在试图想做到,在开发源头上就摸透这个人群,针对这些人群,抛出一些既有他们在网文上想看到的、又有他们在剧里面想看到的一些内容。

  总的来说,就是想要在整个IP开发的过程中,充分做到受众双向沟通、取得反馈以后进一步呈现到他的作品中,实现双向促进。这是一个新的尝试,不知道会不会成功,试试看。

  EW:在IP的开发投入上,《点道为止》会是怎样的量级的投入?投入的目标是什么?

  金:从当下市场精品大剧的角度,投入也的确是需要一个量级的。比如像腾讯刚刚贵州开机的电视剧《庆余年》成本也就大概大几百万,也是用了大量的一线的演员,陈道明老师是配角,整个阵容非常豪华。

  歆霖和腾讯的共识就是高举高打、豪华阵容,因为这个量级的IP不可能小做,一定是大做,腾讯也是把这个IP作为年度头部剧的量级来做的。所以,基于我们的目前的规划,并且结合市场目前的价格来看,粗略估算,《点道为止》六七八个亿的投入还是会有的。每一季电视剧预估的投入至少是两三个亿,目标是未来至少做两季,再开拍一两部大电影,之后是动漫、游戏的开发。当然这不会是我们单一方面去投入,还有平台的投入以及其他合作伙伴的投入,众人拾柴火焰高。

  不过,目前这些都还是后面的事,当下首要的就是把剧本弄好,有了好的剧本才配得上用最好的演员,我们会尽最大可能把他做成一个精品大剧。

  金:剧本阶段大概9-10个月,然后留了一些筹备期,比较理想的开机时间是今年年底和明年年初,当然这需要各个环节互相配合。神机的作品要给力,改编要比较顺利的推进,故事比较扎实,肯定会有很多困难出现,但我们给自己留的时间还是挺长的,9-10个月,希望自己在剧本方面做的比较扎实。见面肯定是在19年。我们的目标是把这个IP打造成头部IP。首先是要赚钱,所有有口碑的项目肯定是要赚钱的。

  金:我们今年有2个原创剧本在研究,还有一个老的IP在谈,老的IP是关于旧瓶装新酒的事情,已经差不多有眉目了,这些活加在一起就是今年和明年两年的事情,但是考虑到以后更长远的打算,还是会不断的去储备剧本和IP。还是要强调,IP不是万能的,不是一定非谈IP才能去做电视的,我们也鼓励有更多好的故事和原创剧本出现。

  EW:在您看来,IP从买方市场来看,目前处于什么竞争阶段?卖方市场又是什么竞争阶段?

  金:首先,IP市场在过去的两三年中大热大火,价格翻了几倍甚至几十倍,可以说是一个优质IP的纯卖方市场。只要是大S级的就不愁卖。但买方在抢IP的时候,其实很多还是在盲目的状态。

  比如大家都觉得只要是某某的,抢了就好了。某大神级的网文作家最近有一个新IP,全版权卖了1.6亿,是否成交不确定,但开价是这样,而且想买的人也没觉得多贵,这就是现状。

  我认为要带着一个明确的目的去买,从买方角度讲,我们在做决定的时候,会考虑这部作品的定位、它跟其他所有作品的差异化在哪里、它有没有理由成为这个领域的一个好作品、是否有这个潜力能把同类产品比下去。方法对才能保证结果对,才能找得准。假如只是因为他是某个特别知名的人,我们就买买买,我认为这是不明智的,要理性。

  金:既成小说的话会需要评估体系,通过流量、转化率等的数据来评估;而对于一个全新的概念,其实没什么可循。

  只能看他既往的作品大概水平如何,对他的文笔有一个大概的评估,对他的作品的世界观、内容的架构有个评估和感觉,大概知道他出的东西不会太差。

  其次就是题材,我始终觉得大家一窝蜂的都去买穿越、玄幻类的作品不是一个明确的路子。如果今天神机写的是个大玄幻、大穿越,我就不会太感兴趣,我和他聊的时候无非就是在其他的玄幻、穿越的作品的基础之上和他有一些简单的沟通,不会像这个题材聊得这么深入。我们聊到了功夫、武术、格斗,中国功夫所代表的民族内涵和我们民族的气质,这个题材我们越聊越发现大家的想法都一样,写这个东西的出发点和我们内心的那团火是可以搭在一起的,我也可以给他添柴,让他烧得更旺。

  所以我还是强调,买东西要看题材,并且,从买方角度来说,要理性的看待,为什么要买一部作品、买了之后能帮到它什么、你能把这个作品做到更大吗、它能帮你把自己做得更大吗?我觉得这一点很重要。

  我相信很多买家买IP时不会去见作者,而只是和平台经纪人聊一聊。但我通过这次买的过程以及和神机沟通的过程发现其实更好地理解彼此,是很重要的。这次的经历是作者和我们都把这个当成是自己未来出生的一个小宝宝,在悉心的呵护它,把它做大,整个感受很好,互相之间非常融洽。任何东西都是从新生事物做起的,也许一个新生的公司会更上心地把这个IP开发好。

  EW:《点道为止》所表达的中国功夫不仅带有典型的中国元素,在海外也有了一定的知名度。歆霖影业恰恰是具有海外发行资源的公司,在创立之初就把全球内容的双向发行模式列入探索之列,是否从选择题材之初,就已经考虑了对接海外市场?

  金:对,我们其实已经跟美国合作伙伴就这个案子做了一个提案,他们也很有兴趣,因为中国的影视内容包括中国的网文小说要走向海外,需要一些独特的中国元素,而功夫是全世界都能听懂的中国元素,所以这本身就是一个很让人兴奋的题材。

  我们提案时,开门见山就说这是一部功夫的网络小说、中国的年轻人最大阅读基础的功夫类的网文小说,他们明白了,也很感兴趣,但表示需要一个完整的故事,现在还是太早期的阶段。

  所以我们在神机开始更新以后会要求神机给我们一个关于这本小说前一百万字的一个整体梗概,这个梗概是未来我们能够跟在美国的合作伙伴以及其他美国买家做沟通的一个完整方案。有了这个方案,他们就会明白这个网文想讲的是什么、哪些卖点是可以提炼出来跟美国的制作机构做沟通的。我们希望通过合作伙伴的平台把这部作品卖到美国去,如果有美国的制作团队看中这样的本子,把它拍成美剧或美国电影,我们非常欢迎。

  其实,重点不在于这个本子的经纪价值,可能授权费用也不会太高,但是我们希望和他们共同开发,做一个美剧版的《点道为止》。关于这个名字的翻译目前还没有确定。

  EW:近几年不少影视公司都在致力于让自己的内容“走出去”,但总的来说成功的案例不多。您觉得走出去可以怎么做,歆霖整体上的打法是什么?

  金:走出去可能会有比较多元的方式,但我们在规划的时候,从来就没有想过做好《点道为止》的国剧版,然后卖到美国。

  从源头上就去想把故事的核心提炼出来,让美国人来做,我觉得这是中国内容走出去的一种方式,因为题材是适合走出去的,也是全世界人都能听懂的东西。

  反而,用他们的逻辑和他们对这个题材的看法,来做一个适合他们市场的内容,原汁原味,这可能更加合适。我知道有些同行在这么干,比如《帝王业》在探索的模式可能就是和Netflix合作,同步用这两个演员再拍一版美剧版,不做海外发行,直接是故事输出海外,直接做美国版,完全是不同团队,只有演员是一样的。可能连美术、化妆都是不一样的,整个重新包装重新做。剧的体量也不一样,中国古装戏一拍就是四五十集,他们可能就拍12集,所以故事容量和节奏都是完全不同的。

  我们是希望说把一个IP从小说阶段就把改编权卖给美方,这个体量、节奏、叙事的方法可能跟我们过去都是完全不同的。我觉得更合适的路径是中方输出故事,剧本等都是由海外团队完成。

  金:是一个互补的关系,互为桥梁。在对于中国题材的选择,以及选完了怎么找出卖点和海外的买家去沟通,这一点我们比在美国的同事更清晰,毕竟我们从这个土地上生长起来,很了解一部作品想表达什么,而美国的同事更多是从普适价值的角度去思考一部作品,不能一下子get到最大的要点,但是我们可以做到。所以相比之下,我们就可以在执行速度上做到两三个礼拜就把整个亚洲市场扫了一遍,这样的效率显然是很高的。

  这也给了我们一个案例,未来在走出去的发行上,中国团队和美国团队共同合作可能效果更好。也就是说,单用歆霖,这只是个国内的公司,单用Global Road,这只是个海外公司,可能在作品的理解上都是有偏颇的。假如这两个部分有一个很好的集合,那么我们的桥梁作用就显现了,这就是目标。这两个都是我们刚开始做的尝试,很有成效,大家也很有信心。

  EW:您曾担任上海文广集团副总裁和TVB中国CEO,是电视行业的“老兵”,有着极其丰富的行业经验,也见证了整个中国影视行业的发展和变迁。您觉得当下影视公司已经发展到了什么阶段?本土市场的需求发生了哪些变化?

  第一,资源向头部剧倾斜,任何行业都这样。高举高打,头部的内容会积聚更多的人才、资金、平台资源。

  第二,以网剧为代表的分众化、小众化作品层出不穷,这就意味着非高举高打依然有机会找到一个独特的切入点,能够展示自己的才华,找到一席之。

  第三,橄榄的两头尖,中间的大肚子部分确实竞争激烈,生存越来越艰难,加上整个行业的成本也是上涨很快,那么从买方角度来看,三家视频网站这个激烈竞争的格局短时间内还不会变化;从长远看,监管层对这个有要求,监管层不希望有人用恶意的竞价把市场搞乱,2000万一集肯定不是良性的,任何生意谁都赚不到钱,只有做剧的人赚到钱这个是不对的,只有在每个环节上大家都赚到钱了,这个生意才能持续下去。所以我觉得从长远看,这个格局一定有所调整。

  同时原先购买力强劲的卫视,相对来说,进入低潮期,这也给我们这些做剧的人带来很多困难,因为以往发行要兼顾网络、电视,现在你会发现,大量的钱是从网络角度先回收了,那这个在观众覆盖面就会出问题,因为中老年观众还是通过电视平台在看,没有好的内容去卖给电视,他们出不起这个价钱,你也不愿意卖,你就牺牲了这一批观众,肯定也不是一个良性的东西。

  但这些东西都是动态的,互相都有影响,而且肯定是通过动态的变化形成一个平衡。总体来说,我的感觉是电视剧市场繁荣是必然的,大家都在提升制作水准,越来越多的电影团队开始投身电视剧的制作。

  观众对于电视剧的质量要求也越来越高。以前都说电视剧一定要注水,不注水观众看不懂。现在你会发现观众的鉴赏能力在提高,你要注水太多观众就不愿意看了。节奏感、画面质量、对美术场景的要求、对于演员表演功力的要求等都是越来越高的,这一定是一个趋势。

  这其实是我们和平台和观众这三方之间互相教育的过程,观众的要求更高,那我们内容制作方就必须做的更好,我们做得更好也在引领和教育观众走向更高的鉴赏水平,我觉得这就是一个良性的循环,也让这个行业更加繁荣发达。

  金:格局现在有一定的趋势,从各家做的体量、每年的剧的总数、质量、收视率可以看出来,但是层出不穷的新公司会冒出来,形成挑战。因为现在观众的口味变得太快,寻着老路走下去肯定会遇到问题,这就要求大家不断创新、不断探索新的方法。

  金:目前歆霖会把重点放在做剧上。中国电影的发展还是在一个相对低位的水平,对观众的教育是不够的,电视剧则已相对走向成熟,所以从公司策略上来说,我们更多放在电视剧上,当然不排除会开电影的项目。

  从愿景上来说,我们是希望从《点道为止》开始,能够快速跻身一线中国电视剧制作公司行列。内部有讨论,说了一个概念,假如中国电视剧是一桌盛宴,只能10个人坐着吃饭,那我们现在是坐不上去的。我们目标是要坐到这10个人的桌上去,成为最顶尖的行业内的领军人物,但是这个道路是非常曲折和长远的。